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房产 > 王忠民:过去没买房的人已“后悔”未来20年金融新格局基于不动产

王忠民:过去没买房的人已“后悔”未来20年金融新格局基于不动产

2019-07-22 14:51

  原标题:王忠民:过去没买房的人已“后悔”,未来20年金融新格局基于不动产收益权

  7月20日,“2019年资产管理年会”在上海举行。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中国基金业协会母基金委员会主席王忠民在年会上发表题为《金融新格局的资产配置》的演讲。

  回顾过往,在居民端,如果过去没有买房,在居民家庭资产负债表中没有房产这一项,“今天留给你的只有两个字,就是‘后悔’”,王忠民称。

  在城市端同样如此,王忠民说:“我们走到今天任何一个城市,不修地铁一定是错误的决策。地铁每延长一公里,这个城市的规模范围扩大一公里,房地产可具有的空间范围扩大了一公里。如果空间位置还向垂直维度空间延展的时候,一定是你的空间价值得到了有效的补充和成长。”

  说到未来不动产投资,王忠民则表示:“在未来10年、20年,不动产收益权的金融化、信用化,将围绕我们的信用场景进行收益权的服务,展现出未来不动产的市场逻辑。”

  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是金融,特别是金融新格局、金融新场景下不动产领域发展的几点主要的思考。

  如果从最新的数据来看,也就是截至上半年6月底的数据,我们的M2已经到达192万亿元,接近200万亿元,或者200万亿元是指日可待。今年按照8%的速度增长,已经高于GDP6.2%的速度了,而且高出了将近2个百分点。

  高出GDP数量的货币流到哪儿去了?我们突然发现,过去这段时间,最不愿意流到的地方就是不动产。所以我们限制了所有的金融工具,表内、表外、市场化、私募的金融工具。

  这样限制了以后高出的这两个百分点的货币去哪了?我们突然发现全部跑到苹果上面去了。所以现在苹果15块钱一斤,挺贵的。是因为要跑到其它的地方,能不能跑过去,如果跑到肉当中,今年肉肯定大涨,但是肉涨有一个周期,今年大豆涨价了,饲料一定会涨价,猪肉一定会涨价。但是可替代其它的东西相对多了一些,以至于我们可以加大金融服务,可以让它平抑猪肉的价格,以及其它领域,虽然并没有表现出那么大影响。

  我们回看30年,过去每年M2的增长速度比GDP不是高出2个百分点,而是高出5个百分点,高出10个百分点,高出20个百分点的时候,我们回看那个时候,如果没有房地产,没有不动产,那个时候我们的M2去哪了?

  回顾整个30年的历程我们发现,过去30年如果不是基于整体不动产,包括土地、房产、商业用房、城市化,包括城市化扩展了以后一系列基础设施快速的成长和发展变化,“大不动产”意义上的价值吸纳的线万亿元当中的大部分会流向其它的资产市场,因为资产市场和资产市场之间在资源的配置和资金流动性的选择当中,具有比较性。

  我们会不会都流到股市去呢?事实上是流到股市去了,但是我们发现因为股市高波动率,我们称之为“韭菜”被割了,我们发现除非有新的韭菜,老的韭菜被割了以后,股市也不去了。

  能不能去其它的商品?我们曾经去过几个商品,比如绿豆、大蒜。但是今天看起来190多万亿元的货币,如果我们基于资产端的货币,全部都可以通过交易手段变现流到市场当中的话,任何的消费品都不可以支撑庞大货币流动性的冲击。我们会看任何一次冲击都会给我们带来一个商品最深刻的记忆,就像今年的苹果一样会深深的因为价格波动,扎根在思维记忆的最深处。

  我们把这个故事反过来讲,如果过去30年间居民的收入增长、国民财富增长,GDP达到全球第二的规模,人均收入水平也得到了迅速的增长,真正基于有信用的,不仅是实体经济领域当中有信用,而且这种信用还展现在所有金融工具和金融市场端口的时候,才使得我们过去所有货币具有了发行的信用基础,才让所有的货币流向了人们愿意的领域,而支撑了人们的资产配置,变成了人们手里的不动产。

  如果今天看居民的资产负债表,过去表现为家庭收入的增长,但是今天在家庭收入增长当中回看30年买房了没有,今天住房在总的资产当中所占的比重,今天所有的不动产相关的数据在你每一年金融资产回报率当中的现金流回报有多少。所有这些数据都反映了一点,如果居民家庭资产负债表没有这个东西,今天留给你的只有两个字就是“后悔”,当然这两个字可以重复,后悔,后悔,再后悔。

  如果我们把这个故事放大,过去居民家庭基于现金的流动性买一套房还是两套房,你是用金融的杠杆抵押贷款,或者用过了抵押贷款,是不是有了现金了以后赶快还掉,而不是基于全资产的配置,如果配置到其他工具当中可以获得比抵押贷款利率水平还好的时候,我应该配置那个,把自己在房地产当中的负债率,也就是抵押贷款的规模放到了理性和可承受的限度,才可以让你这次财富增长的幅度发挥到最大的金融杠杆的服务角度。

  如果任何一个层面,任何一个逻辑都没有做到,又或者做到了又及时地撤回了,一定给你留下的还是那两个字“后悔又后悔”。

  问题是把这个东西放大到国民经济,如果全国的资产负债表,如果全国的城市化,如果全国的产业化,那些产业当中背后没有庞大城市化的支持,一个城市放大到一千万人口,两千万人口,或者八百万人口的时候,房地产和基础设施的部分在这个城市资产负债表当中占到多少,我们走到今天任何一个城市,不修地铁一定是错误的决策。地铁每延长一公里,这个城市的规模范围扩大一公里,房地产可具有的空间范围扩大了一公里。如果空间位置还向垂直维度空间延展的时候,一定是你的空间价值得到了有效的补充和成长。

  我更想看的是金融端的资产负债。如果你是一个银行,不管是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还是城商行,包括农商行,如果过去没有做基于不动产信贷,基于法人的不动产信贷,也基于开发商房地产信贷,你可以做其它产业的,但是这个产业背后的这个逻辑,一定是金融信贷场景当中最主要的。

  在银行当中可能还不表现为生命线,如果你是做信托的,你会发现过去信托从不到一万亿元扩展到二十多万亿元规模的时候,背后主要的信托产品是房地产。如果没有做房地产,没有基于房地产的不动产,如果没有基于不动产的基础设施,没有基于这样一些城市需求的能源产业,我们所有的信托就不是今天的格局了。

  我们再放大到银行,非银行金融机构和其他的。如果是证券,在证券的这个领域当中所有公司的证券化,如果所有大型的企业过去没有一定的土地资产估值和变现,并购市场当中的再变现的时候,资金的资本积累端口就会缩小。所有的公司,即使是上市公司在自己产业已经衰退,周期性产业已经危机的时候,还留几个房子和土地作为资产并购的时候,一定是不动产价值超过了其他产业端的价值,表现出公司内部的结构和比例。

  如果把资产负债表放到上市公司之外的全部证券市场,如果没有这样的逻辑就不会出现房地产商成为一次富豪的历史机会,过去看起来资产端已经证券化,一定是不动产作为最有效的实体资产在证券化当中发挥重要的作用。

  金融端口过去一定是给不动产的领域当中提供了基于房地产,基于不动产,基于基础设施这些的金融服务。这个服务最后完成了一个端口,整个居民和企业端的信用,通过金融的信用服务展现为中国的M2,变成了金融场景、金融资产和金融服务,最后表现为实体经济当中不动产的信用。把这个翻回来,才是我们192万亿元当中的信用支持。

  我们现在害怕它快了,高了,泡沫了,我们就做了几件金融端口的政策。我们所有的资管新规,之前我们资产管理系统是把体制内的银行,有信用市场化的逻辑产业还不够的时候,我们用表外的逻辑,用影子银行的逻辑,用更高的利率水平流到、传递到、渗透到有效益的房地产和其他产业当中去。而且这种渗透还可以直接渗透到私募股权的角度,再通过私募股权投到不动产其他基金当中去,又获得了场景的连接。

  但是当资管新规一旦出现了以后,我们把这个将近80万亿元的场景回归过来,只能从表内当中获得,表外全部割断,原有的东西慢慢消解的时候,在这个时候,我们发现不动产领域当中资金的数量,信贷的数量大幅度缩小。基于资本端口不动产的基金,特别是私募股权基金的流量大幅度缩减。我们不仅缩短了这个,还缩减了另一个端口,所有信托进行余额、余值管理的时候,可以发现没有更多的份额。

  当我们把这些逻辑反映出来的时候,突然发现如果我们还能从其他的渠道获得IPO,获得信贷,或者其他支持,这才是一个有效市场的补充,特别是其他金融市场给你补充资金流量的时候成本还比较低的,那就有意义了。

  这就是香港。当我们突然之间国内不是第一次收紧了,过去曾经收紧过好几次,但是每一次收紧的时候突然想到我到香港去借钱。美联储马上降息,一旦降息,有信用支持不动产从境外拿钱的成本会大大降低。在那个地方IPO是不受控制的,信贷规模是基于信用资产场景的,这个时候我们可以得到有效的补充。

  我们会看见香港这样的市场在不动产这个领域当中不仅给我们提供了前端金融工具的考虑、设想、设计,也提供了每一次金融收缩有效的补充。现在的问题是如果我们不急于大量的补充,如果中国的证券市场从去年大跌的1/3,所有基于实有资产端的资产估值大幅度降低,如果我们把所有的私募影子银行表外限制了以后,实有资产在非流动性的一级市场当中的估值也会大幅度降低。

  这个时候如果做不动产,如何推广不动产?这个时候就是我们今天这个会议的主题,是不是基金化的投资方式,是不是基金化的组织方式,是不是基于基金化的ABS,是不是基于基金化的REITs,是不是基于基金化的市场组合,和其他的金融端口之间有机的构成。而且这个有机的构成发生了金融场景主要切换,从过去不动产的阶段到了今天不动产收益权阶段市场化和金融化的大幅度跳跃。

  如果我们突然发现在中国REITs作为全球不动产的金融工具相当成熟,我们从海外引入多达10年之久却没有表现出来,是因为过去证券化逻辑全部基于不动产当中的资产端。在中国的《证券法》里边没有收益权的证券化如何估值,如何信息披露,如何监管,如何出现问题,和一整套的监管逻辑和监管法则都没有有效的产生,才让中国的REITs基于基金化的逻辑管理。

  我们今天突然蓦然回首,今天《基金法》是平行法,居然对基金化投资了以后,基金带来的收益可以作为一个产品在证券市场当中进行证券化的设计和上市。作为《基金法》的逻辑和基金的运行,今天基金所占的市场规模可以表现出来。如果是基金化的逻辑,从证券化这一个金融场景当中打通了以后,基金业可以拿它的资产到非银行金融机构做信贷端的东西,基金也可以满足去市场发行产品,也可以把这个基金在所有价值链条当中所有的金融场景链接起来,就可以完成这一步的历史。

  恰好在这个时候,我们有了一个主导的战略思想,这就是“房住不炒”。房子的资产端不要炒了,让这个价值相对稳定,以较低的角度慢慢的成长。我们一定要让收益权表现出有限的价值。基于这种逻辑,我们的不动产会发生重大的场景变化。

  如果过去在城市里边开发住宅,开发商业用楼就可以遍地开花,但是今天一定不可以遍地开花,如果简单的开发,没有足够的价值楼盘就租不上去,就卖不出价格。如果我们在一个没有土地的形式,只能通过原有政府可控制的地价,你只能从原来城中村的瑕疵土地当中,我们从原来土地价值已经高了,但是现在有瑕疵,你可以提供新的办公场所的服务。

  所有这些东西以较低的成本开发一个东西的时候,才成为过去从粗放式简单商业用房的开发,到新的中心,新的地标,新的服务,新的区域,新的逻辑的价值开发。

  所有城市地标大楼,和群楼之外小的商业城,按照产业链条、金融链条租给别人的话,已经可以用新的基金化投资逻辑完成了。当然你的基金已经融入了其他人的资本,你已经把市场当中其他的连接在一起了,你是用基金最优的资源建设一个新的商业逻辑。

  按照这个逻辑我们发现不是在过去城市里边开发一座大楼,而是在做一个城。我们把农村的土地所有权,农民租出去的房,农民的土地没有纳入城市化土地的时候是相当便宜。而你买了以后只是租,租金可以变成十年、五年,可以变成五十年、一百年,那跟所有权已经没有多大的关系了。

  你可以把租金端口的东西价值化,而且开发农民土地的成本已经很低了。我们现在正在砍掉之前不规范的形式,原来农民自己的小产权房要租,现在大量的地方在拆迁,你用了开发的形式集中开发、集中租赁,特别是城市边缘地区的开发,如果开发了这个东西,用最便宜的成本开发了最有市场的东西,你把它变成一种REITs,最终证券化了以后,在这当中可以连接所有的资源。

  所有的康养模式是把城市养老最贵,现在开发了这个东西,解决了康养,但是我用的是农民当中最便宜的地,用了没有污染的地方,同时我把最好的服务连接给你,让你去享受。我们发现农村土地低资产价值,基于REITs端的开发逻辑一定成为我们今天不动产领域的基石。

  如果我们今天看学校,所有的大学有无数的区域,整体替它做不动产的开发和管理。今天的医院已经不是往日的医院,如果能够提供医院不动产最专业的开发,让里边的流程、里边的设备,一切东西都是最好的,达到最专业不动产管理的时候,我们发现不动产前端专业化的开发,专业化的理念,专业化的设计已经在市场当中不断地垂直了。而我们用基金的方式正好把不同的资本,不同的LP,不同的东西融合在一起。而我们在“房住不炒”的逻辑当中找到了贵的一塌糊涂的价格当中,可以找到相对便宜,比较好的地方。

  马上要开市的科创板,是基于证券化逻辑支持中国科技创新发展的话,我们相信科创板如果真正解决估值逻辑和市场的监管逻辑,一定是基于这家公司的收益权,而不是基于资产。

  到底今天的科技资产和未来的科技创新能够怎么样,不是现在手里有多少实有资产的结果,而是未来能够带来多少现金流的回报。基于这个回报今天来估值未来的回报完全是收益权能力的一种估值。而这个东西如果放到了不动产这个领域当中,一定是基于收益权,中国证券化逻辑犹如科创板已经打开了一扇窗户,我们会在整体的证券化逻辑当中会纷纷打开。

  如果今天把所有资产端的东西限制了,我们发现正好收益权的端口做抵押,这个市场才是今天所有杠杆端口的发展逻辑。今天市场当中最火爆的一个东西叫ABS,根本的问题是过去已经证券化和信贷化的资产,还有什么资产没有被证券化和信贷化,我把这个资产拿过来以后作为资产的基础端。

  如果我们放在原来银行里边抵押贷款金融端口的债券没有资产化,我们把它拿出来。过去银行贷出去的不良资产,所有这些资产基础做成证券化的逻辑,重新的估值,重新引入资本,重新引入金融场景,重新把它的价值全部打通,而且我还可以到市场中发产品,让股票债券购买者可以到市场当中分享它,这个时候金融端口全部打开了。

  ABS在过去半年当中形成发行规模,形成资产端的力量,人们可以买ABS获得资产配置的回报正在蜂拥而至。如果我们把历史划成两段,过去30年基于不动产的资产端让实有资产真正的价值化、信用化,所有的金融端口围绕它进行服务了,吸纳了192万亿元市场货币信用的消化,和庞大国民GDP,和居民资产、企业资产、国家资产三个资产负债表的有机结合。

  未来至少十年、二十年之间是基于不动产收益权的金融化、信用化和全部资产负债表当中,和在金融资产负债表当中表现出新的金融逻辑和金融架构,来围绕我们的信用场景进行收益权的服务,展现出未来不动产的市场逻辑和市场壁垒。希望大家都在其中。(根据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本人审阅。编辑/陈贤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王忠民:过去没买房的人已“后悔”未来20年金融新格局基于不动产”全部内容,更多内容敬请关注!转载请注明出处。